這篇與上次的愛妳不需理由算是同一個主題的文章,主題就是愛的故事。

 

「親愛的王子,我已經無法自拔深深地愛上你了!以你我的定情物--麻花繩戒為鑑,我發誓不論天涯海角,我都會找到你!」──癡情人

 

 

那是一個戰亂連年的年代。

 

姚家村的姑娘姚琪年方十八,長得眉清目秀,雖說不熟讀四書五經,卻懂彈出一手絕妙好琴,端莊賢淑,這樣的女孩顯然是男人們愛慕的對象,可是令人大失所望的,她早已為人妻半載。

 

據眾人口述,她為了一個外鄉客著迷不已,掏心撕肺對他竭盡情意,毅然捨棄村內數顆男子的真心。

 

他──刑念,是她姚琪今生不渝的愛戀。

 

刑念文武雙全,個性剛毅木訥,哄女人的花言巧語他總是說不出口,對於愛姚琪,他永遠只會用行動證明。

 

某日,刑念用麻花繩編了個粗俗的戒,手忙腳亂的幫姚琪將之套進她的無名指間,眾人笑刑念寒酸,不解女人愛美、愛財之本性,熟知姚琪僅是一臉巧笑倩兮,全然不理會眾人瞎起鬨。

 

因為她懂,這世上只有她才能體會到刑念的真情意。

 

然,好景不常,政府徵收男兵前往遠方打仗,刑念也是其軍之一,此二人新婚不久,便遭命運無情分隔,嚐盡相思煎熬之苦,刑念也始終杳無音訊。

 

多年如斯而逝,傳言該戰我軍大敗、全軍覆沒,將士屍骨遍佈於荒郊野外,無一倖免於難。

 

此事宛如晴天霹靂!

 

姚琪不忍喪夫之痛竟昏厥數日,醒來後已是整日以淚洗面,就只會呆呆望著手中的麻花戒喃喃自語,對於前來慰問的好心村民,她從不加以理會;偶而,她會談琴解訴情衷,只是琴音不再如以往那般空靈沉靜,反而悲哀淒涼,聽的人無不為之鼻頭一酸,感嘆造化弄人。

 

弦斷!

 

姚琪如大夢初醒,神采奕奕的宣告村人她要獨自找尋刑念的決心,不見屍首絕不罷休!村人聞之頻頻搖首,心想癡情人兒的為愛奔走與無悔付出終仍化為一場虛空。

 

日復一日、翻山越嶺,姚琪已人老珠黃,但憑著對刑念的愛的執著,她始終拖著老邁的身軀、蹣跚的步履,持續打聽刑念的下落,縱使手上的麻花戒幾經掉落,她都很用心的將之恢復為原貌,因為她篤信──刑念一定會再度回到她身邊,絕對!

 

當然,天總是不從人願。

 

年老如斯,姚琪已經沒有多餘的體力去踏遍千山萬水找尋摯愛,只好選擇回姚家村靜靜等待死亡。

 

也許她早該坦然相信刑念正在另一個美麗國度等她,死亡,正是個最好的解脫,不是嗎?

 

長久的希望落空,姚琪已心力交瘁、萬念俱灰,不過……就在她打開家門步入之際,她竟看見一個帶著微笑且跛腳又滿是傷痕的老人死者臥倒在她那泛滿塵土的床邊,看起來似乎才剛剛離開人世。

 

她不認識那位死者,直到她看見他手指上頭有著一枚和她依樣破爛的麻花戒正在閃閃發亮.,她的淚始奪眶而下,一切彷彿回到了從前……




如果路過的您還喜歡我的文章,請別吝嗇給我推一個或

留言,相信我會更有動力分享的~




全站熱搜

葛瑞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