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自己還是挺喜歡寫文的,好歹自己也曾經是出過書的傢伙

不過文章真的是越不動手就越懶得寫,也會越退步呢!

今兒個難得有心情,就發一下短文好了,

如果看完有心得的記得留言給我,喜歡我的文我才會更加努力寫喔XD

多謝大家啦~


那麼以下要貼的,其實是我不擅長的聊齋類文。


【鬼迷心竅】

遠處傳來一陣蠱香,是女人獨有的迷幻的香。

旅人不自覺的被氣味吸引上前,

明知這香味不尋常,腳步卻不聽使喚的走著。

 

來到一座破屋前,香氣驟地消失了,

取而代之的是悅耳動聽的女性嗓音,

從屋裡傳開卻不見佳人倩影。

吞嚥了一下唾沫,旅人情難自禁的循聲而入,

手揭開無數張蜘蛛網成的簾幕,

腳踏過滿地參差不齊的枯木,

耳邊漸近的美妙旋律令他聽得心醉神迷。

霎那間,一名婀娜多姿的妙齡女子出現在旅人眼前,

驀然回首地與旅人四目相對,那悅耳的歌聲於是停止。

見眼前這驚為天人的美麗女子,

旅人發現自己已經無法將視線從她身上挪去,

尤其是在他看見女子正巧笑倩兮的對他招手之時!

「公子,我等你好久了。」女子主動貼進旅人胸前,如是嬌嗔著。

若非柳下惠,哪有能見軟玉溫香投懷送抱而不動搖的男人!

旅人是乎越矩輕摟住女子的柳腰,

一瞬間,

方才消失的迷人香氣又出現在鼻際。

旅人的眼光似乎好奇的想搜尋這香味來源...

回首一看,只見他驚悚地瞪大雙目,張口無言,

手腳不住發顫想逃,

卻沒料到自己竟如同被蜘蛛捕獲的獵物一般

無法將自己的手從女子身上抽離。

印在眼前的景象已然全非,

那無數張的蜘蛛網簾幕竟成了無數的垂吊人頭的髮絲,

地上剛剛踏過的枯木原來是一堆令人頭皮發麻的白骨,

而他傻傻地自動成為天羅地網中的囊取之物。

 

此時所有的後悔都成枉然,

錯在他對靡靡之音入迷,抑或怪他自己鬼迷心竅,

就在懊悔產生的那一瞬,旅人已幻化成一堆屍骨。

空蕩的屋裡,

只見女子得意地抹去嘴角的血跡,繼續泰然的哼唱起歌,

等待下一位的不請自來...

 

全站熱搜

葛瑞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