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總是問我為什麼愛你,假如我給你的答案消失了,那我就不愛你了嗎?--












『本文』


        人與人之間,付出一定要有理由嗎?


        一個突如其來的意外撞擊,讓一位二十歲的女孩──林雨芃就此失去了她的雙眼,使得原本就有點
自閉的她更加害怕這個無情的黑暗世界,而最雪上添霜的是,原本就無父無母的她,此時身旁所有的親
人居然皆異口同聲推託因為付不起醫療費,而全部把她惡意遺棄了!



        她常在想:人和人之間是不是彼此失去了利用價值,所謂的感情也會跟著不復存在?



        所幸,在被送至醫院後沒多久,林雨芃幸運地遇見了一位有錢小開聲稱願意幫助她,而她,也就在這般莫名其妙的情況下被一位素昧平生的陌生人幫助,順利住進了病房。



        對孤苦無依的雨芃而言,她已認定這樣行尸走肉的活著遠比死亡還來得痛苦,可是,這個陌生男子的挺力出現卻替她帶來一絲溫暖的蜜意。



        她的世界現在就只剩下一個叫「櫂」──這位對她特好的陌生男子。




        櫂似乎沒有事業該忙,每天都會帶著溢滿甜味的鮮花到病房陪雨芃談天說地,當然,雨芃原先是十分害怕、抗拒櫂的,對他始終懷有八分的畏懼之心,不過經由長期地相處下來,櫂不受挫敗地每天照常說笑逗她開心、向她報告外面世界的變化、細心照料她的生活起居,這才終於使得雨芃卸下厚重的心防,並在不知不覺中感染到櫂的活潑氣息,展開前所未有的笑顏,對整個未知世界開始充滿期待與豐富想像。



        這一切,都是因為有櫂。



        就在這段幾近朝夕相處的期間內,令雨芃最為窩心且感動的,莫過於是櫂那無一不至的溫柔。



        她清楚記得,很多次當她因為看不到任何東西而感到莫名惶恐時,櫂的出現都會像一盞燈照亮了她的視野,並且將她輕輕擁入懷中安撫她說:「永遠別害怕,我的眼睛一直是妳的眼睛。」



        這段話宛若甘霖,總可以輕易揮掃掉她心中的煩躁。



        奇怪的是,櫂從不願意說明幫助她的真正理由,只是回答:「人與人之間,付出是不必理由的。」



        雨芃為此感到十分失落,因為她不喜歡對櫂懷有這種既陌生又熟稔的感覺,她變得容易因此而揣揣不安,開始推測櫂到底會一直這樣陪她到何時?櫂幫助她難道是真的沒有目的嗎?那麼在櫂的心裡……,她的存在算是什麼呢?諸多的問題盤旋在她心中揮之不去,櫂肯定不知道,她對他的情愫已悄然滋長……。




        一天,希望之神降臨到雨芃的病房。


        醫生說有人願意捐贈眼睛,雨芃終於有希望可以復明,聽到這麼一個天大的喜訊,雨芃當然急忙的高興對著櫂說:「以前你的眼睛是我的眼睛,但我卻從來沒見過我最想看的東西,」說至此,芃像是想到什麼地,慌張的四處胡亂摸索著櫂的行蹤,最後才抓到他的手對他柔聲道:「櫂,我第一眼一定要看到你喔!因為……我一定要看清楚『我的世界』。」



        櫂二話不說的答應了,除了興高采烈的替她此番好消息喝采以外,還不忘揶揄自己是侏儸紀公園逃竄出來的超級大恐龍,屆時保證會嚇壞雨芃,惹得芃一陣掩嘴輕笑。




        手術當天。



        伴隨著期待又怕受傷害的心情,雨芃要求一定要先聽到櫂的聲音才能鎮定情緒,想當然爾,櫂自是給她一陣最強的鼓勵。



        果然,上帝是善良的,雨芃的手術大大成功!



        在她矇上紗布療養的好幾天當中,櫂雖然還是會陪著她持續地說故事為她解悶,但奇怪的是,他變得從不肯應答她任何多餘的言語。




        雨芃的世界即將揭曉!第一眼映入她眼簾裡的果然是櫂,他沒有食言!不過……這一見面卻著實嚇著了雨芃,令她瞪大了雙眼久久不能言語。




        不……,不,不!




        眼前的這個男子的面貌絕對不可能是櫂!她的櫂該是活潑開朗並且會微笑摸摸她的頭的呀!怎會是……這樣一張冰冷而無血色的……遺照呢!?



        櫂呢?她的櫂跑去哪裡了呢?他於心何忍,讓她在這樣的一天裡以這樣的方式去見到他!



        雨芃的心開始在絞痛、翻騰,嘶喊,內心彷彿有什麼東西在倒塌、崩潰、決裂,她覺得好難、好難受呀,胸臆間的緊迫壓縮令她幾乎快要窒息,這瞬間……怎會比她失明的當兒還來得令她絕望透頂!



        這一定又是櫂的玩笑!她知道櫂最愛捉弄她了……



        雨芃不肯面對眼前的事實,在心理一再矇騙、安慰自己,偏偏她身旁的護士小姐卻在下一秒裡無情的摧毀了她僅可能存有的一絲想望──




       護士小姐手上拿著櫂的遺照,另一方面還拿著台錄音機,裡頭開始播放出雨芃這幾天裡最熟悉的聲音:「芃,我長的不賴吧,可惜現在的我看不到妳的表情,不過我想那一定十分可愛!我患有血癌,又住妳隔壁房,這些日子以來都是我要求醫生與大家一起隱瞞妳的。」錄音至此,雨芃聽見櫂的聲音略帶哽咽,他重重吸了一口氣才又說:「我知道妳正在哭,但是我還是希望妳不要太難過,因為我的眼睛終於真正變成妳的眼睛了,從今而後,我們看到的永遠會是同一世界,最後……千萬別再問我為什麼這麼做,因為我喜歡妳,不需要理由。」

  

       聞此,雨芃的淚已絕堤、心成縞灰。



        她捧起櫂的遺照,用著顫抖不已的嘴唇輕輕地封印在櫂無溫度的薄唇上,聲聲泣訴著:「為……為什麼不早點……嗚……告訴我所有真相?櫂……嗚……也許你還不知道,因為沒有理由,所以我一直不知道該怎麼告訴你,那就是……我愛你呀……」




        病房裡的人皆紅了眼眶,即便世界再次清晰還原,但,雨芃的天空卻始終不曾放晴……。


註:櫂,音同"照",火把之意。  



『完』




如果路過的您還喜歡我的文章,請別吝嗇給我推一個或

留言,相信我會更有動力分享的~


全站熱搜

葛瑞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